賈誼《過秦論》相關資料

●過秦論(中)(節錄)
今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領而觀其亡。夫寒者利裋褐,而飢者甘糟糠;天下囂囂,新主之資也,此言勞民之易為仁也。嚮使二世有庸主之行,而任忠賢,臣主一心,而憂海內之患,縞素而正先帝之過;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後;建國立君,以禮天下。虛囹圄而免刑戮,去收孥污穢之罪,使各反其鄉里。發倉廩,散財幣,以振孤獨窮困之士;輕賦少事,以佐百姓之急;約法省刑,以持其後。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更節循行,各慎其身。塞萬民之望,而以盛德與天下息矣。即四海之內,皆歡然各自安樂其處,惟恐有變。雖有狡害之民,無離上之心,則不軌之臣,無以飾其智,而暴亂之姦弭矣。
二世不行此術,而重以無道,壞宗廟,與民更始作阿房之宮,繁刑嚴誅,吏治刻深,賞罰不當,賦斂無度。天下多事,吏不能紀,百姓困窮,而主不收卹。然後姦偽並起,而上下相遁,蒙罪者眾,刑僇相望於道,而天下苦之。自群卿以下,至於眾庶,人懷自危之心,親處窮苦之實,咸不安其位,故易動也。是以陳涉不用湯武之賢,不藉公侯之尊,奮於大澤,而天下響應者,其民危也。

●過秦論(下)(節錄)
子嬰立,遂不悟。借使子嬰有庸主之材,而僅得中佐,山東雖亂,三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廟之祀宜未絕也。秦地被山帶河以為固,四塞之國也。自繆公以來,至於秦王,二十餘君,常為諸侯雄。此豈世賢哉?其勢居然也。且天下嘗同心并力攻秦矣,然困於嶮岨而不能進者,豈勇力智慧不足哉?形不利,勢不便。秦雖小邑,伐并大城,得阨塞而守之。諸侯起於匹夫,以利會,非有素王之行也。其交未親,其名未附,名曰亡秦,其實利之也。彼見秦阻之難犯,必退師,案土息民,以待其弊。承解誅罷,以令國君,不患不得意於海內。貴為天子,富有四海,而身為禽者,捄敗非也。
秦王足己而不問,遂過而不變。二世受之,因而不改,暴虐以重禍。子嬰孤立無親,危弱無輔。三主之惑,終身不悟,亡不亦宜乎!當此時也,世非無深謀遠慮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盡忠拂過者,秦俗多忌諱之禁也,忠言未卒於口,而身糜沒矣。故使天下之士傾耳而聽,重足而立,闔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而忠臣不諫,智士不謀也。天下已亂,姦臣不上聞,豈不悲哉!

●杜牧《阿房宮賦》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迴,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乎幾千萬落。長橋臥波,未雲何龍?複道行空,不霽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東。歌臺暖響,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風雨淒淒。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
  妃嬪媵嬙,王子皇孫,辭樓下殿,輦來於秦。朝歌夜絃,為秦宮人。明星熒熒。開妝鏡也;綠雲擾擾,梳曉鬟也。渭流漲膩,棄脂水也;煙斜霧橫,焚椒蘭也;雷霆乍驚,宮車過也;轆轆遠聽,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盡態極姘;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
  燕、趙之收藏,韓、魏之經營,齊、楚之精英,幾世幾年,剽掠其人,倚疊如山。一旦不能有,輸來其閒。鼎鐺玉石,金塊珠礫,棄擲邐迤。秦人視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萬人之心也。秦愛紛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盡錙銖,用之如泥沙!使負棟之柱,多於南畝之農夫;架梁之椽,多於機上之工女;釘頭磷磷,多於在庾之粟粒;瓦縫參差,多於周身之帛縷;直欄橫檻,多於九土之城郭;管絃嘔啞,多於市人之言語。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獨夫之心,日益驕固。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
  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六國諸侯被消滅以後,全國就統一了。秦始皇下令砍光了蜀山的樹木,建起了阿房宮。阿房宮縱橫綿延三百多里,遮天蔽日。從驪山北邊開始修築,再向西拐,一直伸向咸陽。渭水樊川,微波蕩漾,流進了宮牆。五步一座樓臺,十步一處亭閣。長廊像一條繒做的腰帶,回環往復;檐頭像仰天啄食的鳥嘴.翹然上指。各種建築都隨著地形的起伏而自然變化,四方向核心輻湊,又互相爭雄鬥勢。  周轉回旋啊,錯綜紛紜啊,如同密密的蜂房,又像激流中的水渦,高高聳立,也不知有幾千萬座院落,長橋橫臥渭水,天空無雲,何處飛來了蒼龍?複道跨長空,不是雨後剛晴,哪裡出來的彩虹?  令人暈頭轉向,不識高低,難辨西東。歌臺上笙歌嘹亮,熱烈氣氛宛若和暖的春光;舞廳裡長袖飄逸,旋起陣陣冷風,好似秋天的苦雨淒風。在一天之內,一宮之間,氣候竟然如此不同。
  六國的妃子,嬪御、媵妾、女官、王子、皇孫,離開了自己的官殿,來到秦朝的阿房宮中,清晨唱歌,傍晚鼓瑟,變成了秦王的宮人。明星閃閃,是美人打開了梳妝的奩鏡;綠雲紛紛,是美人早晨梳理著黑色的長髮;渭水泛起一層油膩,是美人潑棄胭脂水;宮人彌著煙霧,是焚燒著花椒與蘭花;雷霆突然震響,是皇帝乘坐的宮車駛過;可車聲轆轆,漸行漸遠,也不知去向何方。宮中美女,千姿百態,梳妝打扮,久久站立,倚門遠眺,希望皇帝到來。有些人竟這樣等了三十六年,連皇帝的面孔都沒有見過。
燕國、趙國收藏的金銀,韓國、魏國聚斂的珠玉,齊國、楚國挑選的珍寶,是諸侯年深日久,靠掠奪本國老百姓而積集起來的,堆積如山。一旦國破家亡,這些再也不能佔有了,都被運進了阿房宮中。秦國人把寶鼎當作銅鐺,美玉當作石頭,金銀當作泥土,珍珠當作粗砂,隨便亂扔,遍地都是,秦人看見這些,也並不感到可惜。
  唉!一個人的心願,也就是千萬人的心願。秦皇族喜愛豪華奢侈,但人們也顧念自己的家啊。  為什麼收取時候,一絲一亳也不放過,用起來卻跟泥沙一樣?使得宮中支承棟樑的柱頭,比田野裡的農夫還要多;架在梁上椽條,比織布機上勞動的婦女還要多;密集的釘頭,比放在露天穀倉裡的粟粒還要多;參差不齊的瓦縫,比全身衣服上紗線還要多;縱橫長短的欄杆,比全國的城郭還要多;  管弦秦出的嘈雜聲,比集市上的人聲還要多。看著這些,天下人民,口不敢言心中敢怒,而獨夫民賊的思想,卻日益驕橫頑固起來。戍卒大呼而起,函谷一舉而開,楚兵一把大火,把阿房宮燒成一片焦土。
  啊,消滅六國的,是六國自己啊,而不是秦國;消滅秦國的,是秦國自己啊,而不是天下的人民。哎,要是六國都能愛護自己的人民,那麼就完全能夠抵擋住秦國了。假如秦國能夠愛護六國的人民,那麼皇位就可以傳到三代,以至千秋萬世都做皇帝,誰能夠消滅他們的家族呢?秦人來不及痛惜自己的亡國,而後人替他們哀傷;後人替秦人哀傷,卻不以秦人作為鑒戒,只怕又會使更後的人們來哀傷他們呢!

●鵩鳥賦(節錄)
其生若浮兮,其死若休。澹乎若深泉之靜兮,泛乎若不繫之舟。不以生故自寶兮,養空而浮。德人無累,知命不憂。細故蒂芥,何足以疑!

活著啊,就好像是浮身於世;死了啊,也就好像是停下來休息。寧靜啊,就好像是平靜無波的深淵;漂浮啊,就像是不繫纜繩的小船。不因為活著就自我看重啊,而要保養好空靈的人性,在人世上任其浮遊;德人心中無牽掛啊,知命順天不憂愁。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啊,有什麼值得疑慮的呢!

●蘇軾《賈誼論》
非才之難,所以自用者實難。惜乎賈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夫君子之所取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古之賢人,接負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萬一者,未必皆其時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觀賈生之論,如其所言,雖三代何以遠過。得君如漢文,猶且以不用死;然則是天下無堯舜,終不可有所為耶?仲尼聖人,歷試於天下;苟非大無道之國,皆欲勉強扶持,庶幾一日得行其道。將之荊,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
孟子去齊,三宿而後出晝,猶曰:「王其庶幾召我。」君子之不忍棄其君,如此厚也。公孫丑問曰:「夫子何為不豫?」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誰哉?而吾何為不豫?」君子之愛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後之天下果不足與有為,而可以無憾矣。若賈生者,非漢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漢文也。夫絳侯親握天子璽,而授之文帝;灌嬰連兵數十萬,以決劉呂之雌雄;又皆高帝之舊將。此其君臣相得之分,豈特父子骨肉手足哉?
  賈生,洛陽之少年,欲使其一朝之間,盡棄其舊而謀其新,亦已難矣。為賈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降灌之屬,優游浸漬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後舉天下而唯吾之所欲為,不過十年,可以得志。安有立談之間,而遽為人痛哭哉?觀其過湘,為覆以弔屈原,縈紆鬱悶,趯然有遠舉之志。其後以自傷哭泣,至於夭絕,是亦不善處窮者也。夫謀之一不見用,則安知終不復用也?不知默默以待其變,而自殘至此。嗚呼!賈生志大而量小,才有餘而識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遺俗之累。是故非聰明睿智不惑之主,則不能全其用。古今稱符堅得王猛於草茅之中,一朝盡斥去其舊臣,而與之謀。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愚深悲生之志,故備論之;亦使人君得如賈生之臣,則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見用,則憂傷病,沮不能復振。而為賈生者,以僅其所發哉!

●以賈誼為主題的詩歌
李商隱《賈生》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王安石《賈生》
一時謀議略施行,誰道君王薄賈生?爵位自高言盡廢,古來何啻萬公卿!
劉長卿:長沙過賈誼宅
三年謫宦此棲遲,萬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日斜時。
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吊豈知?寂寂江山搖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
創作者介紹

四庫經典城市-國文網誌

david39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