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六朝小說選-相關資料

●《燕歌行》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群燕辭歸雁南翔。念君客遊思斷腸,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賤妾焭焭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弦發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長。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遙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
秋風吹得呼呼響,天氣變得清涼。草木都凋殘零落了,露水已結成寒霜。成群的燕子離開北方,一隊隊大雁也向南飛翔,想起你客遊他鄉,我的思念便充滿愁腸。你總該思歸懷念故鄉吧,為什麼又久久留在異鄉?我孤孤單單地守著空閨。憂愁苦悶,思念你呵念念不忘,淚水不覺流到衣襟上。我拿起琴來彈奏一曲,唱歌解悶,但音節短促激越,不能舒緩地表達我心中的哀傷。皎潔的月光照在我的床上,銀河流轉向西方,夜正深沉,牽牛星和織女星在遙相望,你們何故被河橋隔絕在兩方?

●《典論論文》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固小之,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見,而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相輕所短。里語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見之患也。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咸自以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以此相服,亦良難矣!蓋君子審己以度人,故能免於斯累,而作論文。
  王粲長於辭賦,徐幹時有齊氣,然粲之匹也。如粲之初征、登樓、槐賦、征思,幹之玄猿、漏卮、圓扇、橘賦,雖張、蔡不過也。然於他文,未能稱是。琳、瑀之章表書記,今之雋也。應瑒和而不壯;劉楨壯而不密。孔融體氣高妙,有過人者;然不能持論,理不勝辭;以至乎雜以嘲戲;及其所善,揚、班儔也。
  常人貴遠賤近,向聲背實,又患闇於自見,謂己為賢。夫文本同而末異,蓋奏議宜雅,書論宜理,銘誄尚實,詩賦欲麗。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備其體。
  文以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致。譬諸音樂,曲度雖均,節奏同檢,至於引氣不齊,巧拙有素,雖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
  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是以古之作者,寄身於翰墨,見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辭,不託飛馳之勢,而聲名自傳於後。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顯而制禮,不以隱約而弗務,不以康樂而加思。夫然,則古人賤尺璧而重寸陰,懼乎時之過已。而人多不強力;貧賤則懾於饑寒,富貴則流於逸樂,遂營目前之務,而遺千載之功。日月逝於上,體貌衰於下,忽然與萬物遷化,斯志士之大痛也!融等已逝,唯幹著論,成一家言。

●《搜神記》中「董永故事」
漢,董永,千乘人。少偏孤,與父居,肆力田畝,鹿車載自隨。父亡,無以葬,乃自賣為奴,以供喪事。主人知其賢,與錢一萬,遣之。永行三年喪畢,欲還主人,供其奴職。道逢一婦人曰:「願為子妻。」遂與之俱。主人謂永曰:「以錢與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喪收藏,永雖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報厚德。」主曰:「婦人何能?」永曰:「能織。」主曰:「必爾者,但令君婦為我織縑百匹。」於是永妻為主人家織,十日而畢。女出門,謂永曰:「我,天之織女也。緣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償債耳。」語畢,凌空而去,不知所在。
董永,正史雖無記載,但民間廣為流傳。托名東漢劉向所著的《孝子傳》,三國魏曹植〈靈芝篇〉為最早的版本,晉干寶的《搜神記》即以此為底本,故事內容大同小異。後來唐李翰將董永故事收入《蒙求》,宋郭居業將其編入《二十四孝》,名為〈賣身葬父〉。後來,發現唐五代敦煌變文,裡頭有〈董永變文〉及《敦煌搜神記》,裡頭故事延伸許多新劇情,董永不但因孝心當官,且織女為其生一子,名為董仲(或稱董仲舒),故事結尾董仲尋母,並誤食織女的仙米,而成為鶴仙。此版本後來成為《清平山堂話本》的底本,也就是今天戲曲《天仙配》的故事原型。另外,有人將董永的孝行編為《賣身記》,將董永與織女相遇的故事編為《槐蔭記》,更甚者拍成電影《七仙女》,琳瑯滿目,可說是中國最受歡迎的傳說故事之一。
●《世說新語》的篇目
依照其性質分為三個部分,共三十六門;充分反映了此一時期的歷史背景和文化特色:
(一)描寫魏晉名士的道德修養,如《德行》、《方正》、《自新》、《賢媛》等門。
(二)描寫魏晉士人的才能稟賦,如《言語》、《政事》、《文學》、《捷悟》、《夙惠》。
(三)是描寫不同人物的情感特性,如《雅量》、《豪爽》、《傷逝》、《任誕》、《忿狷》等門。
(四)是描寫人物的日常生活及人際關係;如《寵禮》、《排調》、《棲逸》、《仇隙》等門。

●左思《招隱詩》之一
杖策招隱士,荒塗橫古今。岩穴無結構,丘中有鳴琴。白雪停陰岡,丹葩曜陽林。石泉漱瓊瑤,纖鱗或浮沈。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何事待嘯歌,灌木自悲吟。秋菊兼餱糧,幽蘭間重襟。躊躇足力煩,聊欲投吾簪。
左思年輕時是一個很有上進心的人,他博覽群書,文才極好,但容貌醜陋,口才也不行,加之出身寒門,仕進一直不得意。雖然他的妹妹左芬曾被納入宮中,成爲貴嬪,但不久又受冷落,他還是無法得到重用,故在《詠史》詩中他早就透露出一種隱退的思想,此首《招隱詩》正是他在仕途難通之後表達的一種入山尋訪隱士,願與隱士同居山林的願望。
  詩的前八句寫他入山尋訪隱士所見的山中景色,渲染的是山中的荒、幽、清、爽和自由的氛圍。「杖策」說明山之陡之高,需要借助樹枝做「杖」往上爬。「招隱士」不是招攬隱士,而是尋訪隱士。當時標明「招隱」爲題的詩歌已成爲一種時代風氣,玄學清談之中以隱士爲榮,皇室也將隱居之人當作高士來供奉,以隱爲榮,以退爲進,也就成爲當時不少玄學名士以假隱擡高自己的一種生活追求。後來唐代某些文人所走的「終南捷徑」,多少也與魏晉名士的這種假隱相似。左思也難以免俗,但山中尋隱之作主要藉以表達心中那種不願與污穢社會同流合污的高潔願望。
  「岩穴無結構,丘中有鳴琴」是說山中見不到房舍建築,隱士不知居於何處,但丘壑之中卻飄來悠揚的琴聲。這琴聲可作兩解,一指隱士所彈奏的琴聲,二也可指山水自然所奏出的天籟之聲,也就是後面所指的山水清音之聲類似於琴聲。
  「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何事待嘯歌?灌木自悲吟」四句是繼承老莊的說法,意指山中水石風木自成天籟之樂。魏晉時期,玄學哲學提倡「貴自然」的思想,《世說新語》中就有「絲不如竹,竹不如肉,漸近自然」的說法,意思是說彈撥的樂器不如口吹的竹簫,而竹簫又不及人聲之歌嘯,因爲後者更近自然而非借助人工製造的工具。左思則更進一步表達,其實人也何必借助嘯歌才會長抒懷抱,山林之中水聲潺潺自成清爽之音,灌木在風吹之時也會代人悲歌低吟。據史載,左思其實是一琴曲家,他所作的琴曲就名《招隱》,收在《神奇秘譜》中,這是以琴曲以表達其隱逸思想的。

●《世說新語》選讀
許允婦,是阮衛尉女,德如妹,奇醜。交禮竟,允無復入理,家人深以為憂。會允有客至,婦令婢視之,還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範也。婦云:「無憂,桓必勸入。」桓果語許云:「阮家既嫁醜女與卿,故當有意,卿宜察之。」許便回入內。既見婦,即欲出。婦料其此出,無復入理,便捉裾停之。」許因謂曰:「婦有四德,卿有其幾?」婦曰:「新婦所乏唯容爾。然士有百行,君有幾?」許云:「皆備。」婦曰:「夫百行以德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謂皆備?」允有慚色,遂相敬重。(賢媛第十九)
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言語第二)
鍾毓、鍾會少有令譽。年十三,魏文帝聞之,語其父鍾繇曰:「可令二子來。」於是敕見。毓面有汗,曰:「卿面何以汗?」毓對曰:「戰戰惶惶,汗出如漿。」復問會:「卿何以不汗?」對曰:「戰戰慄慄,汗不敢出。」(言語第二)
郗太傅在京口,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婿。丞相語郗信:「君往東廂,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郗曰:「王家諸郎,亦皆可嘉,聞來覓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床上坦腹臥,如不聞。」郗公云:「正此好!」訪之,乃是逸少,因嫁女與焉。(雅量第六)
孔融被收,中外惶怖。時融兒大者九歲,小者八歲。二兒故琢釘戲,了無遽容。融謂使者曰:「冀罪止於身,二兒可得全不?」兒徐進曰:「大人豈見覆巢之下,復有完卵乎?」尋亦收至。(言語第二)
創作者介紹

四庫經典城市-國文網誌

david39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