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ba.gif 曹劌論戰文白對照 左傳‧莊公十年

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

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偏,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

公與之乘,戰於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

白話翻譯

齊國軍隊侵略我國,莊公準備迎戰。曹劌請求進見莊公。他的鄉人說:「在位的人自然會謀畫,又何必去參與呢?」曹劌說:「在位者淺薄,不能深謀遠慮。」於是去進見莊公。

曹劌問莊公憑藉什麼作戰?莊公說:「舒適美好的衣服,不敢專有,一定分給他人。」曹劌回答說:「小的恩惠無法普遍,人民是不會跟從的。」莊公說:「祭祀用的牛羊玉帛,不敢增加,一定對神誠實。」曹劌回答說:「小誠實無法取得神的信任,神是不會降福的。」莊公說:「大小的訟案,雖然不能一一明察,但一定依照實情處理。」曹劌回答說:「這是忠於人民的表現,可以一戰。出戰時,請讓我跟從。」

莊公和曹劌共乘一部戰車,在長勺和齊軍交戰。莊公準備擊鼓進軍,曹劌說:「還不行。」齊軍擊了三次鼓後,曹劌說:「可以了。」齊軍戰敗。莊公準備追擊,曹劌說:「還不行。」曹劌下車察視齊軍的車輪痕跡,再登上車前橫木瞭望齊軍,說:「可以了。」於是追擊齊軍。

戰勝後,莊公問曹劌為何如此做。曹劌回答說:「作戰,靠的是勇氣。第一次擊鼓士氣振作,再擊鼓就衰退,第三次擊鼓就竭盡了。他們士氣竭盡我們正飽滿,所以能打敗齊軍。大國,虛實難以料測,怕有埋伏。我看齊軍的車輪混亂,旌旗歪倒,所以才敢追擊他們。

創作者介紹

四庫經典城市-國文網誌

david39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