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氣歌 練習題

甲‧單一選擇題

1‧下列選項那一組「 」中的字義相近(A)三窟已「就」,君姑高枕為樂矣;功成名「就」,衣錦還鄉(B)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C)「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冉牛、閔子、顏淵則具體而「微」(D)在一個晴好的五月的「向」晚,去赴一個美的宴會;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坐重聞皆淹泣。  A

2‧「百沴自辟易。」意謂(A)各種惡氣自然退避(B)各種惡氣退避容易(C)自己容易躲避各種惡氣(D)百病不流行(E)各種災害不產生。  A

3‧「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A)上二句用管寧故事,下二句用祖逖故事(B)上二句用祖逖故事,下二句用張巡故事(C)上二句用張巡故事,下二句用段秀實故事(D)上二句用段秀實故事,下二句用管寧故事。  A

4‧「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意謂(A)異類雜居,混淆觀感(B)飽食終日,無所用心(C)薰蕕同器,賢愚不分(D)牛馬雞鳳,相安無事。  C

5‧「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意謂(A)見賢思齊,堅貞自誓(B)往哲已逝,心儀古人(C)埋首古籍,尚友古人(D)智德兼備,媲美古人。A

6‧「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意謂(A)在古道上展讀聖賢書,當可感懷哲人典型(B)古道斜陽映照風簷,令人發思古之幽情(C)哲人其萎,然道義風範如在目前,光芒映照吾顏(D)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吾輩當覺汗顏。  C

7‧「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隸也實不力」意謂(A)我對此時局,實在是無能為力(B)我實在是沒有盡力(C)部屬沒有實力(D)時不我予,有志難伸。  B

8‧「陰房闃鬼火,春院閟天黑」乃言(A)胡虜之殘暴無道(B)文文山寧死不屈(C)牢獄生活之苦(D)北方寒凍,不見春陽。  C

9‧「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意謂(A)正義之名為浩然(B)正氣無所不在(C)吾善養吾浩然之氣(D)河嶽雖廣,終難居日星之上。  B

10‧「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句中「一」乃指(A)祥徵瑞氣(B)雜遝人氣(C)道義正氣(D)分爨火氣。  C

11‧正氣歌:「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意謂(A)忍飢挨餓(B)糟糠自厭(C)求生不能(D)求死不得。  D

12‧「哀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兩句可見文天祥具有何種修養(A)不畏霧露,凜然不可一世(B)不懼一死,無入而不自得(C)臥薪嘗膽,先天下之憂而憂(D)牛驥同皁,不損楚囚之身分。  B

13‧正氣歌:「楚囚纓其冠」,「纓冠」一詞宜取譬文天祥之被俘(A)從容不迫(B)形同楚囚(C)不及避難(D)匆遽忙亂。  D

14‧文天祥正氣歌中,何者為捨生取義、殺身成仁之例(A)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B)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C)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D)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  B

15‧「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汙下而幽暗。」「白間」意謂(A)室內空間(B)白晝時間(C)窗子(D)門框。  C

16‧「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繫命,道義為之根。」意謂(A)三綱五常乃人倫之大體(B)浩然正氣,秉持三才(C)有此浩然正氣,斯有德義之存在(D)正氣維繫著天、地、人間的綱常。  D

17‧在正氣歌中,文天祥用以明志的詩句是(A)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B)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C)哀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D)楚囚纓其冠,隸也實不力。  B

18‧「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意謂(A)缺乏雨露滋養,萬物將無法順利生長(B)一旦罹疾病,自料當死,棄尸溝中(C)陰陽不和之氣,是致病之根源(D)健康不佳,自謂當不久於人世。  B

19‧「予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深可四尋」意謂(A)深邃幾達尋常的四倍(B)超過尋常的四倍高(C)長達四倍尋常的尺度(D)深度大約三十二尺。D

20‧「單扉低小,白間短窄。」「白間短窄」意謂(A)白天的時間短暫(B)門戶短小狹窄(C)窗口短小狹窄(D)白色的房間既小又窄。  C

21‧「塗泥半朝,蒸漚歷瀾。」「蒸漚歷瀾」意謂(A)水泡浮於水波之間(B)蒸發漚泡,流過水波(C)水泡蒸發彷彿波瀾起伏(D)蒸發的水泡,歷歷可數。  B

22‧「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檐陰薪爨」意謂(A)在屋簷下架柴煮飯(B)陰乾柴木,再起火煮飯(C)陰天時在屋下煮飯(D)屋簷下陰涼處柴木燃燒。  A

23‧「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意謂(A)倉庫的米腐爛,一層又一層堆積,逼近人前(B)囤積的米倉,櫛比而立,高近人身(C)倉庫寄屯腐爛的米,人稍近則令人窒息(D)積屯在倉庫的米腐爛了,惡氣陣陣傳來。  D

24‧「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意謂(A)天地有一種正氣,紛雜地具備各種形態(B)天地正氣,其具有各種複雜的面貌(C)天地正氣,賦有流轉的形體(D)天地的正氣,紛雜地散布在各種形體。  D

25‧「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意謂(A)恩澤如天,浩大無極(B)無盡憂思,何時可已(C)悲傷自己的渺小(D)命運乖舛,陷入窘境。  B

26‧「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皇路當清夷」意謂(A)王者為政應當平定夷狄(B)王道應當清明公平(C)國家正在平定禍亂的時候(D)國家在清明太平的時候。  D

27‧文天祥敘十二位正義人物代表,下列各組中何者正確(A)張巡、顏真卿、霍光(B)嚴顏、嵇康、朱泚(C)管寧、董狐、祖逖(D)孔明、段秀實、許遠(E)蘇武、嵇紹、張良。  C

28‧「楚囚纓其冠。」意謂(A)沈重(B)匆促(C)隨便(D)輕易。  B

29‧「牛驥同一皁。」意謂(A)宋、元二朝(B)正氣與穢氣(C)文天祥與眾犯人(D)忠臣與小人。  C

30‧「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一朝蒙霧露」意謂(A)一旦遭遇到窮厄的時軍(B)一旦遇到了兇惡的元兵(C)有一天蒙受雨露的侵襲(D)一旦罹患疾病。  D

31‧「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意謂(A)德業永昭,不論生死(B)大義當前,視死如歸(C)正氣貫日月,永存天地間(D)誠達於天,永垂不朽。  C

乙‧多重選擇題 

1‧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辟易」之「辟」,通「避」(B)「陰陽不能賊」之「賊」,代也(C)「繆巧」之「繆」,詐也(D)「清操厲冰雪」之「厲」,虐也(E)「蒙霧露」之「蒙」,受也。  ACE

2‧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深可四尋」之「可」,約也(B)「雨潦四集」之「潦」,雨水大貌(C)「蒸漚歷瀾」之「漚」,大波浪(D)「檐陰薪爨」之「爨」,燒飯(E)「陳陳逼人」之「陳」,陣。  ABDE

3‧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白間」,門也(B)「萃然」,忽然(C)「雜遝」,眾貌(D)「圊溷」,低溼之地(E)「駢肩」,人多擁擠。  CE

4‧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傳車送窮北」之「傳車」,輕車(B)「磅礡」,廣大充塞(C)「陽九」,順利(D)「沮洳」,卑溼之地(E)「耿耿」,光明貌。  BDE

5‧下列成語解釋,何者為正確(A)牛驥同皁:喻同心協力(B)百沴辟易:各種惡氣自行退避(C)皁帽布衣:喻指為官在朝(D)楚囚纓冠:喻倉卒被縶為囚(E)皇路清夷:清平之世。  BDE

6‧下列成語解釋,何者為正確(A)駢肩雜遝:喻人多擁擠(B)時窮節見:時遇艱難,節義乃得表現(C)俯仰其間:生活在此(D)董狐之筆:文能仗義直言,無所隱諱(E)薰蕕同器:離散遷徙,流落四方。  ABCD

7‧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時則為水氣」之「時」,常也(B)「汙下」,低窪(C)「俯仰其間」之「俯仰」,生活(D)「沛乎塞蒼冥」意謂至大至剛(E)「蒸漚歷瀾」意謂蒸發漚泡,一片糜瀾。  BCE

8‧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遘陽九」意謂遭遇窮厄之時運(B)「蒙霧露」意謂罹疾病(C)「楚囚纓其冠」意謂倉卒被縶為囚(D)「蒼天曷有極」之「曷」,何時;極,成也(E)「隸也實不力」意指未能為國盡力,自咎之辭。  ABCE

9‧有關文天祥正氣歌,何者正確(A)「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謂一旦遭窮厄之時運,則必棄屍溝中(B)「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謂朝廷之上忠奸並列(C)「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謂仰慕前,賢忠貞自許(D)「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謂王道應清正公平,使臣子皆能和衷為國(E)「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謂己匆促被俘,送往極北之邊塞。  C

10‧下列敘述,何者為是(A)在齊太史簡:太史董狐直書趙盾弒其君(B)為嚴將軍頭:嚴顏被殺,雖死猶榮(C)為頻常山舌:顏真卿死守常山,至死不屈(D)或為遼東帽:管寧皁帽布衣,安貧樂道。  D

11‧正氣歌中,文天祥用以表明心志的文句是(A)三綱實繫命,道義為之根(B)鼎鑊甘飴,求之不可得(C)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D)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E)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  BC

12‧正氣歌並序(A)作者為南宋的政治家與文學家(B)歌為樂府詩之一體,正氣歌屬於五言古詩(C)序中所言七種邪氣,包括水、土、臭、人、米、穢氣(D)「時窮節乃見」意同「危疑正所以明誠」(E)「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乃喻忠奸不辨。  ABDE

13‧下列五句並有「乃」字,選出「乃」字意義相同之文句(A)時窮節「乃」見,一一垂(B)同年曰:君賜不可違也,「乃」簪一花(C)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D)「乃」至虺蚊蚋,有甚稀(E)「乃」此敵之威力,則不惟能奪吾人之志。  AB

14‧下列五句並有「尋」字,何者字義相同(A)「尋」向所誌(B)相「尋」於其上者如魚鱗(C)「尋」蒙國恩(D)深可四「尋」(E)「尋」病終。  CE

15‧下列五句並有「見」字,選出「見」字用法相同之文句(A)時窮節乃「見」(B)慈父「見」背(C)匹夫「見」辱(D)未之「見」也(E)忠而「見」謗。  CE

16‧下列五句皆有「厲」字,選出意義相同之文句(A)愈挫愈奮,再接再「厲」(B)子溫而「厲」(C)清操「厲」冰雪(D)當之者鮮不為「厲」(E)色「厲」內荏。BE

17‧詞語異同(A)「皇路清夷」與「兵馬倥傯」均喻戰亂(B)「肝腦塗地」與「皁帽布衣」均喻壯烈犧牲(C)「中流擊楫」與「中道而廢」均指半途停止不做(D)「楚囚纓冠」與「新亭對泣」均喻其倉促(E)「風雨雞鳴」與「松柏不凋」均喻時窮節乃見。  E

18‧詞語異同(A)「腥臊汗垢」與「蓬首垢面」均喻其髒(B)「眥裂血面」與「拊膺切齒」均喻憤怒之狀(C)「冰雪清操」與「淵瀛嶽峙」均喻人格高潔(D)「牛驥同皁」與「薰蕕同器」均指愚不分(E)「時窮節現」與「松柏後凋」均指時局混亂。  ABC



19‧下列何者義近於「時窮節乃見」(A)松柏後凋於歲寒(B)危疑正所以明誠(C)疾風知勁草(D)窮則獨善其身(E)莊敬自強,處變不驚。  ABC

20‧下列成語,何者可用來比喻「賢愚不分」(A)異曲同工(B)牛驥同皁(C)由剝而復(D)薰蕕同器(E)蘭艾同焚。  BD

21‧下列成語,何者可用來形容「堅貞的志節」(A)風雨雞鳴(B)疾風勁草(C)風行草偃(D)松柏後凋(E)干雲蔽日。  ABD

22‧下列成語,何者可用來形容「人民」(A)平頭百姓(B)皁帽布衣(C)匹夫匹婦(D)青衣烏帽(E)安步當車。  ABCD

23‧下列那一組詞義相反(A)「駢肩雜遝」與「門可羅雀」(B)「青衣烏帽」與「皁帽布衣」(C)「包羅萬象」與「掛一漏萬」(D)「司空見慣」與「蜀犬吠日」(E)「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  ACDE

24‧相反詞(A)三年蓄艾、未雨綢繆(B)眾口鑠金、口碑載道(C)挾山超海、摧枯拉朽(D)奔車朽索、積薪厝火(E)肩比項望、駢肩雜遝。  BC

25‧就下列成語中選出正確無誤者(A)駢肩雜踏(B)浩然之氣(C)松柏後雕(D)安步當車(E)肝腦塗地。  BDE

26‧就下列成語中選出正確無誤者(A)鼎鑊如貽(B)牛冀同皁(C)安貧樂道(D)仁至義盡(E)薰蕕同器。  CDE

27‧就下列成語中選出正確無誤者(A)車水馬龍(B)川流不息(C)視死如歸(D)不恤生死(E)出死入生。  ABCD

28‧文天祥(A)作正氣歌屬五言古詩(B)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其過零丁洋詩之文句(C)其以為將自己和一般囚犯關在一起,就如同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D)一生志堅不屈,舍生取義,堪稱中國真男子(E)以「是氣所磅礡,凜然萬古存」,贊美正氣,今人更以此二語贊美他。  ABCDE

29‧文天祥(A)字宋瑞,號文山(B)與歐陽修是同鄉(C)年二十,舉進士,對策集英殿,帝親拔為第一(D)元世祖立,封為信國公(E)抗元失敗被執,於獄中自刎而死。  ABC

30‧正氣歌(A)選自文文山全集,為五言古詩(B)文天祥成仁前一年,四十六歲作,此時宋室覆亡已三年矣(C)正氣歌有序,說明作歌原委(D)通道隔句押韻,凡六十句,三十韻(E)歌詞前半析釋正氣,後半自陳罹禍;多用對偶、排比句法。  ABCDE

31‧正氣歌(A)正氣歌並序,選自文文出集,全篇皆屬五言古詩(B)正氣歌係文天祥就義前一年在獄中完成(C)文天祥奮勇抗敵,從容就義,主要是由他以古人為典型,亦想給後代留下一種典型(D)文天祥在就義以前,曾經預先寫好一句詩:「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E)正氣歌包含了文天祥一項氣的宇宙觀,和名的人生觀。  BCE

32‧正氣歌與琵琶行比較(A)前者文天祥作,後者白居易作(B)前者表抒心志,後者藉商婦向傷遭遇(C)前者五言古詩,後者七言古詩(D)前者作於宋亡之後,後者作於貶江州司馬次年(E)前者南宋、後者唐時作品。  ABCDE

33‧古詩(A)只可誦,不可歌(B)句數、字數不限(C)五言、七言古詩均受樂府

詩的影響(D)古詩十九首約為西漢作品(E)始於兩漢,盛於魏晉,衰於南北朝。  ABCE

34‧淮南子(A)淮南王劉安招致賓客集撰成書(B)漢志列入道家(C)天文訓一篇為後世陰陽五行所宗法(D)囊括群籍,可上比呂覽,可上比呂覽(E)東漢高誘注,號為鴻烈。  ACDE

35‧詩分古體近體(A)近體詩有絕句、律詩兩種(B)又有五、七言之分(C)律詩、絕句每首八句;八句以上,是為排律(D)律詩四聯八句,前後兩聯不必對使,其中兩聯各自對仗,每句平仄有一定規則(E)古體限用平仄,近體沿襲古體而來。  ABD

36‧句法與修辭(A)正氣歌中之「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之「在」字,為類疊修辭(B)正氣歌以四種筆法援引十二例證(C)正氣歌為文天祥獄中表抒心跡之作(D)正氣歌屬近體詩(E)正氣歌前有詩序。  ACE

37‧修辭學(A)舳艫千里之「舳艫」為比喻(B)「國者,人之積也;人者,心之器也」為頂真(C)「桂棹兮蘭槳」為對偶(D)「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亦為對偶(E)「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椎」為類疊字。  CDE

38‧下列引號中的詞語,詞義兩兩相同的選項是(A)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庭」階寂寂,小鳥時來啄食(B)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孔明教於船上取之,「可」得十萬餘枝(C)汙下而「幽」暗;西伯「幽」而演易(D)下則為河「嶽」;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E)檐陰薪「爨」,助長炎虐;迨諸父異「爨」,內外多置小門牆。  BDE

39‧下列引號中的詞語,詞義兩兩相異的選項是(A)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禮義廉恥,國之四「維」(B)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劍(C)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軒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護者(D)「時」則為水氣;此「係」公事,先生幸勿推卻(E)春院「閟」天黑;「閟」極則達,熱極則風。ABD

40‧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余囚北庭,坐一土室」之「坐」、「停車坐愛楓林晚」之「坐」、「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之「坐」,其義皆異(B)「汙下而幽暗」之「汙」、「暴君代作,壞宮室以為汙池」之「汙」,其音義皆異(C)「皇路當清夷」之「夷」、「夫夷以近,則遊者眾」之「夷」、「平居無罪夷滅者,不可勝數」之「夷」,其義皆同(D)「倉腐寄頓」之「頓」、「抑揚頓挫」之「頓」,其音義皆異(E)就長度而言,「東西一舍」之「舍」最長;「深可四尋」之「尋」次之;「掘井九軔而不及泉,猶為棄井也」之「軔」最短。  ABDE

41‧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汙下而幽暗」之「汙」、「有地窪然而方以長」之「窪」、「岈然洼然」之「洼」,其音義皆同(B)「時則為水氣」之「時」,義同於「時其出納焉」之「時」(C)「乍晴暴熱」之「暴」、「暴霜露,斬荊棘」之「暴」、「一日暴之,十日寒之」之「暴」、「暴虎馮河」之「暴」,其義皆異(D)「陰陽不能賊」之「賊」、「厲民而以自養」之「厲」、「當之者鮮不為厲」之「厲」,皆有「害」之意(E)「時窮節乃見」之「見」、「寄身於翰墨,見意於篇籍」之「見」,其音義皆同。  ACDE

42‧下列引號中的詞語,詞性兩兩相同的選項是(A)「時」則為水氣;書晉王右軍墨池「之」六字於楹間(B)雜然「賦」流形;楚囚「纓」其冠(C)深可四「尋」;未果,「尋」病終(D)陰陽不能「賊」;能以力「雄」人(E)「乍」時暴熱;「卒」有盜賊之警。  ABDE

43‧有關通同字的敘述,何者為正確(A)「汙下而幽暗」之「汙」,通「窪」(B)「陰房闃鬼火」之「闃」,通「闐」(C)「時則為水氣」之「時」,通「是」(D)「陳陳逼人」之「陳」,同「陣」(E)「倉腐寄頓」之「頓」,通「囤」。  ACDE

44‧單詞代換(A)皇路當清「夷」:平(B)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布(C)嗟予「遘」陽九:罹(D)豈有他「繆」巧:誤(E)陰防「闃」鬼火:靜。  ABE

45‧下列各項引號中之數字,何者為虛數(A)「三」折肱而成良醫(B)「三」顧臣於草廬之中(C)「三」綱實繫命(D)雖「九」死其猶未悔(E)」「九」族無可繼者。  AD

46‧下列詞語解釋,何者為正確(A)「諸氣萃然」之「萃然」,猶「沛然」(B)「倉腐寄頓,陳陳逼人」之「寄頓」,即「積存」(C)「駢肩雜遝」之「雜遝」,差參不齊的樣子(D)「吾善養吾浩然之氣」之「浩然」,盛大的樣子(E)「雨潦四集」之「潦」,水也。BD

47‧下列詞語解釋,何者為正確(A)「雜然賦流形」之「流行」,猶形貌(B)「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之「皇路」,猶「王道」(C)「在齊太史簡」之「簡」,指「筆」(D)「在漢蘇武節」之「節」,謂節操(E)「逆豎頭破裂」之「豎」,為罵人之語。  BE

48‧下列詞語解釋,何者為正確(A)「天柱賴以尊」之「尊」,高聳也(B)「楚囚纓其冠」之「纓」,猶「繫」(C)「牛驥同一皁」之「皁」,即「廄」(D)「蒼天曷有極」之「曷」,即「盍」(E)「顧此耿耿在」之「耿耿」,光明的樣子。  AE

49‧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單扉低小,白間短窄」之「單扉」、「吾從板外相為應答」之「板」,皆指「門」而言(B)「雨潦四集」之「雨潦」、「霪雨霏霏」之「霏霏」,其義相反(C)「沛乎塞蒼冥」之「沛乎」,義同於「沛然有餘而無窮」之「沛然」(D)「嗟予遘陽九」之「陽九」、「臣以險釁,夙遭閔凶」之「險釁」,皆有「厄運」之意(E)「鼎鑊甘如飴」之「鼎鑊」,義同於「嘗一脟肉,而知一鑊之味、一鼎之調」之「鼎鑊」。  AD

50‧下列敘述,何者為正確(A)「駢肩雜遝」之「雜遝」,與「熒熒獨立」之「熒熒」,其義相反(B)「百沴自辟易」之「辟易」、「弼虎吼而奔,人馬辟易五十步」之「辟易」,其義相同(C)「古道照顏色」之「古道」,義同於「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師說以貽之」之「古道」,其義相同(D)「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之「陰陽」、「日月之行,陰陽之變」之「陰陽」,其義相同(E)「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之「俯仰」、「偃仰嘯歌,冥然兀坐」之「偃仰」,皆「生活」之意。  ABE

51‧「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白雲千載空悠悠」、「悠悠乎與灝氣俱」、「悠悠的過去,只是一片漆黑的天空」、「悠悠之口,不足以動搖他的信念」,以上「悠悠」共有(A)一解(B)二解(C)三解(D)四解(E)五解。  D

52‧下列稱謂,何者敘述為正確(A)「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之「逆豎」,是對叛逆者的憎稱(B)「逆閹防伺甚嚴」之「逆閹」,指謀逆的宦官(C)「庸奴!此何地也,而汝來前」之「庸奴」,指沒用的蠢材(D)「小蹄子們!還不攙起來」之「小蹄子」,是對婢女的暱稱(E)「這定是鳳丫頭促狹鬼兒鬧的」之「促狹鬼兒」,是罵人狹獪的用語。  ABCE

53‧下列有關地名的敘述,何者為正確(A)「余囚北庭,坐一土室」之「北庭」、「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之「窮北」,皆指「大都」(B)「故鄉遙,何日去?家住吳門,久作長安旅」之「吳門」與「長安」,借指錢塘與汴京(C)「還將兩行淚,遙寄海西頭」之「海西頭」,借指揚州(D)「方羲之之不可強以仕,而嘗極東方,出滄海」之「滄海」,指東海(E)「婆娑之洋,美麗之島」之「美麗之島」,指臺灣。  ABCDE

54‧下列稱謂,何者敘述為正確(A)「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之「逆豎」,指崔杼(B)「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溼」之「江州司馬」,指白居易(C)「庶謁駑鈍,攘除姦凶」之「姦凶」,魏忠賢(D)「看燕燕,送歸妾」之「歸妾」,指戴媯(E)「且臣少事偽朝,歷職郎署」之「偽朝」,指蜀漢。  BDE

55‧下列詞語,何者是同義詞(A)「白間」與「甕牖」(B)「萃然」與「猝然」(C)「歷瀾」與「糜爛」(D)「雜然」與「紛然」(E)「胡羯」與「胡越」。  CD

56‧下列詞語,何者是同義詞(A)「逆豎」與「逆閹」(B)「傳車」與「驛車」(C)「丹青」與「竹帛」(D)「清夷」與「承平」(E)「蒼冥」與「幽暗」。  BCD

57‧下列詞語,何者是反義詞(A)「汙下」與「隱然」(B)「清夷」與「時窮」(C)「陽九」與「險釁」(D)「耿耿」與「奄奄」。  AB

58‧下列詞語,何者是反義詞(A)「夙昔」與「異日」(B)「沮洳」與「爽塏」(C)「皇路」與「篳路」(D)「雜然」與「窈然」(E)「炎虐」與「嚴寒」。  ABE


創作者介紹

四庫經典城市-國文網誌

david39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